星座配对|恋爱技巧|泡妞宝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5|回复: 0

爱情:你属于金钱和权力?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0

好友

1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2-3 17:50:31 |显示全部楼层
  遇上瞿炜那年秋天,我在一家合资企业做文员。无关风月情爱,生活平静得像一泓湖水。
  在朋友的生日派对上,有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一曲《相思风雨中》让全场的人为之喝彩。
  他就是瞿炜,寻着他深情的歌声望去,我们四目相对。他用那种穿透心灵的眼神看我,像是凝视深爱了多年的恋人,而此时,我们还没谈上3句话。
  我开始觉得,我会和这个30岁的男人纠缠不清。
  他从我的朋友那知道了我的e-mail,发来了他的心路历程,他是一所中学的领导,却梦想着开一间酒吧,曾经深深地爱过一次,无疾而终。我相信了他。后来,他就开始约会我。
  记得有一次到郊外烧烤,碳火灼伤了我的手指。瞿炜抢过我灼红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吹,他专注而心疼的样子让我忽然有一些感动,在这个异乡的郊外,他的样子深深打动了我。眼里有泪在闪,不是因为疼,而是心底泛起了莫名的委屈,让我倍感孤独。我的手没抽出来,在他的掌心里,暖暖的、细细的汗水溢了出来。
  从那一天开始,上班时的心总是浮着的,就像幸福就在不远的地方飘着,然后盯着话机出神,手指在起起落落间总想拨通他的声音。终于拨通他的电话,我轻轻说:“嗨,是我,木子。”他的声音很快乐,说:“我正想找你,今晚我家有派对,你也来,行吗?”“我不知道怎么去。”瞿炜说你在某个车站旁边等我。下班后,我在那个车站等他的到来,在透着寒气的风里,我心里腾起一点点温暖。
  他牵着我的手走在城市的街上,路上的景致都没有入眼,原来,爱情可以让人忽略身边的很多风景。派对有点冷清,现在的都市人已经不太有人热衷于此,曲终人散,瞿炜送我回家,走在路上他忽然问:“木子,你说还会不会有人爱我?”我说:“这要看你自己的造化。”我本想说会,但这个答案过于明确,现在我不想说。
  站在冷清的月光下,身后是一片低矮的棚户区,在高楼大厦之间显得有点卑微。“转来转去居然没走出去?”我问他。瞿炜不答,笑着说:“以前我很怕别人到我家玩,我怕他们嘲笑我住在贫民区里。”我笑:贫民区有什么不好吗?瞿炜忽然拉起我的手,左拐右拐,来到了他家那个似曾相识的门前,原来棚户区的胡同是相通的。“这还是我家,”瞿炜说。犹犹疑疑中我还是进去了,瞿炜扭亮灯,这一次才来得及看清他的屋子,迥异于这片棚户区的格调,很幽雅。瞿炜在音响上放上卡朋特的老歌,似乎在远方飘着的伤感调子一下子抓住了心灵,从那个夜晚,我爱上卡朋特,爱上她声音里淡淡的灰色。
  那一晚,慢慢地,我贴在他怀里,跳一支没有规则没有终了的舞。当一切在昏黄的灯下结束时,忽然想起,爱情还没来得及被承诺。
  去瞿炜家的路,即使去过多次,我照样记不住,我依旧会迷失在迷宫样的胡同里,每次都要瞿炜一路接去,这样的约会,反而温暖了许多。看到他,我的心就会安然,日子的起落好像没有终点。
  某一天,瞿炜说:“木子,我想开间酒吧,支持我吗?”这是他一直的梦想。我说:“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支持。”
  瞿炜停薪留职,开始专心经营他的酒吧。酒吧的生意很好,瞿炜的脸也很阳光,下班后,我惟一可做的事情就是去酒吧找他,看他坐在挂满高脚杯的吧台里和每一个凑近吧台的人说说笑笑,很休闲的脸和酒吧的气氛相符。很快,在酒吧,我感受到一双针芒样挑来刺去的眼睛,来自一个叫小红的酒吧小姐,她的脸上总挂着玩世不恭的不屑,一双历经风尘的媚眼,染着火一样红的头发。而我的脸总是素面朝天,我的发总是直直地垂下来,我喜欢自己本来的样子。当我坐在瞿炜身旁,看他调制各种看起来美丽无比的酒水,小红就会扭着水蛇样的婀娜细腰走过来,若无旁人地坐在我和瞿炜之间,晃来晃去地招摇。瞿炜对她的媚笑早已习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每一次,与小红的沉默对峙之后,我就开始向往瞿炜的承诺,与小红这样的女孩竞争,我没有信心,那样的妖冶,是男人都动心的。
  一个夜晚,我问瞿炜:“你爱我吗?”他看着我,手里的烟灰一点点掉下来,他坐在沙发上,看我的脸。我又问:“你爱不爱我?”“爱难道需要说出来吗?你知道我不善于表达。”我只好把这样的话当作承诺。大概这也算爱情的一种形式吧。
  在办公室,除了做每天必须的工作,其余的时间几乎全部用来思念瞿炜,没有具体细节,有关他的细腻、还有他生活的调子,让我倾心。那样的爱,没有留一点给自己。
  除了星期天,我都是在夜幕刚刚开始降临的时候,手里拎着瞿炜喜爱的食物,在天色微蓝的时刻带着一份对幸福的信任,悄然无声地来到他的酒吧。
  那个黄昏,去得有点早,妖妖的小红远远地看着我进门,然后对猫在吧台里找东西的瞿炜大声喊:“瞿炜,我爱你!”瞿炜的声音从吧台里蹦出来,像冰做的针,散漫着刺向我:“我也爱你,小红妖精。”
  那句话,我等了很久,瞿炜没有说,却在这样一个场合,这样一个女孩子面前,他说出来,象呼吸一口并不怎么特别的空气。我的心,在碎落,它们在忧伤的怀旧老歌里一点点飘远。我爱过,却没有承诺。
  我敲敲吧台,瞿炜钻出来,看我没有血色的脸庞,看得意的小红妖精,很快躲开我的视线,悄悄地说:“我们只是在开玩笑。”“这样的玩笑怎么不对我开?”我大声吼道。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来,滴在手里的便当盒上,又一滴一滴溅碎,打在手上,它们冰凉。
  瞿炜拿出纸巾,给我拭泪,眼泪飞快地流,擦不及,纸巾沾在脸上,像他每一次的体贴,总来得及时,这样温柔,而在此刻,却让我心碎。瞿炜拉着我到他窄小的办公室,不停地为我擦泪是他惟一能做的事情。
  “你知道小红这样的女孩子,说爱比喝白水都要轻松。”瞿炜说。“那我呢?”“如果对你说了,就是承诺,她可以是玩笑。”“瞿炜,我一直以为你是爱我的。”原来,瞿炜的爱不可以对我承诺,爱情是一种责任,他不想留给我。我不想要这样的爱情,只想爱一个人,可以让我的爱在他心里安家,不再飘泊。
  跟瞿炜说再见的时候,是在他又一次和小红打情骂俏的晚上,他站在酒吧的门口,出奇得平静,我难以想象,这就是我爱的那个人。
  我用自己认为美好的方式活着,用青春的美丽和漫长寻找爱情。
  一年后,在一家商场的休息茶室,我看到了小红,她还是原来的样子,妖妖冶冶地媚笑。我走过去和她打招呼,她看着我,脸上竟是不曾相识的陌生。我说了些有关瞿炜酒吧的事情,她才显出恍然的样子,有点惊讶地说:“你居然还记得瞿炜?我都快忘记他了。”
  我笑:“我真的爱过他,所以忘记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小红看着我,难道我对他的爱是假的?她从坤包里抽出一支香烟,“啪”的一声点上,又斜斜地看着我,一副坦然的样子。“瞿炜是爱过你,但他不会娶你,因为你没有社会背景。”我的心,还有一些微微的疼,他以为不说爱我,就会减少伤害。
  小红认真地回忆着,说:“瞿炜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小红,你离我远点,即使你是天仙也不行,如果你是市长的女儿,哪怕你瞎了一只眼、高位截瘫,我也会娶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小红说:“我只是一个媚笑惑人的小女子,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我一个外地分到这个城市的女孩子,除了工作单位几乎不认识任何人,4年的大学生活,没有给我任何让瞿炜爱的资本。爱情于他,原来只是一种交易,是可以改变人生的一个契机。小红还告诉我,瞿炜现在已经结婚了,他娶了一个天天去他酒吧喝酒的女孩子,她父亲是本地富豪。
  小红说了一个媒体上经常看到的名字。我想,他终于可以搬出那片让他感到羞愧的贫民区了。
  某天,我路过本市的一片别墅区,看见远远而来的瞿炜,他已经有点发福,步态少了些轻捷。他停下脚步,看着我,无从说起的样子,显得很不自然。
  半晌,他终于说话:“木子,你过得好吗?”
  我说好,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能不好么?
  我没问他,幸福于他只是一个名词,说与不说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木子,你不想问我点什么?”
  我摇摇头。
  我说爱情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我们不同的生活方式,还有对生活不同的理解。我们相互错过,彼此的影子漂在路上,从没找到过属于自己的家园,用不同的方式,走在路上。我们不知道未来,却执着地做着各自的梦,谁都不愿放弃。这就是生活的景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进行方式。
成人用品 www.w91.cn 女性用品 仿真器具 AV棒 多点刺激 转珠伸缩 G点刺激 穿戴坐骑 双峰刺激 跳蛋 女性欲望提升 舌舔唇吸 缩阴 女用后庭 女同专区 个人护理 男性用品 延时用品 增大助勃 女优名器 飞机杯 充气娃娃 实体娃娃 男用后庭 阴臀倒模 男同专区 延长套延时环 润滑延时 延时催欲 润滑液 后庭润滑 按摩油 情趣用品 同志用品 虐恋游戏 助情香水 情趣家具 跳蛋 女性欲望提升 舌舔唇吸 延时用品 延长套延时环 常用震动棒 情趣内衣 性感裙装 丝袜网袜 开裆连体 三点激情 制服诱惑 安全套套 浮点螺纹 爽滑超薄 持久延时 特色安全套 情趣内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催情香水 成人用品 游戏 保温材料 喷码机 食品机械 安防监控 复印机 包装袋 广告服务 真空泵 制冷设备 石材 汽车用品 物流设备 性保健品 自慰器

Archiver|手机版|性保健品

GMT+8, 2020-6-4 07:14 , Processed in 0.062773 second(s), 21 queries .

网站地图

回顶部